幸运飞艇娱乐:澳媒再炒“军事高科技被中国偷师
2017-12-17 20:34

  澳大利亚媒体近日继续操弄“闹剧”,称澳国防部“有可能”(likelihood)无视该国学术机构“与中国非法分享军事技术”的行为。

  报道声称,澳大利亚的大学在人工智能、超级计算和无人驾驶汽车技术等领域开展了世界领先的研究,这些技术可以用于军事目的。澳大利亚科学家通过数百个科技合作项目与中国军方高层建立联系,这些合作的成果可能在将来应用在战场上对付澳大利亚。

  而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也趁机召开听证会,相关政客一边指点中国对澳洲各国的“长臂渗透”,一边却强调要“强化美国和日本、印度、澳大利亚等中国周边的民主自由国家之间的关系,加强政治、军事、外交领域的多项合作”。

  一向爱对港台事物说三道四的美国参议员卢比奥还声称,美国一直重视通俄门,但“中国影响我们的公共政策和基本自由的努力的规模超过一般人所想象”,为澳大利亚的“旋风”添油加醋。

  针对澳大利亚近日的多起闹剧,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早已表示,相关报道捕风捉影,充满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是典型的歇斯底里和偏执症。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12月15日报道称,澳大利亚国防部前高级官员彼得詹宁斯指责该国多所大学“有可能”(likelihood)打破政府对可能用于军事领域的相关科技的严格出口管制。

  他说,现在是国防部采取措施深入调查这一问题的时候了。“我们现在应该考虑对大学进行审查,我们正在谈论的是向中国大规模的利益输送,而不是符合澳大利亚商业或安全利益的行为。”

  报道称,澳大利亚的大学在人工智能、超级计算和无人驾驶汽车技术等领域开展了世界领先的研究,这些技术可以用于军事目的。而澳大利亚有严格规定,禁止可能被澳大利亚的潜在敌人(包括中国)用于军事目的共同研究项目。

  ABC就相关问题询问了澳大利亚国防部,国防部表示,这主要依赖于大学对海外学术交流的自律,“遵守法律是每个机构的基本义务。”

  查尔斯特大学教授克莱夫汉密尔顿调查发现,中国军方高官通过100多个项目与澳大利亚科学家发生联系。他说,“毫无疑问,他们正在研究的一些技术正在被应用于改善解放军的战备状态”,大部分合作研究可能会在战场上得到应用。

  澳大利亚长期来一直是美国武器的最大海外市场,美国出口武器的10%都会供给澳大利亚。2012年,澳大利亚与美国签署了一项武器条约,收紧包括大学研究在内的有关国防技术出口的法律政策。

  汉密尔顿说,澳大利亚大学与中国军方研究人员的合作问题,可能会损害澳大利亚与美国的关系。他说,“我知道我们的研究正在被华盛顿仔细审视,澳大利亚政府也面临尖锐质疑。”

  观察者网近日多次报道,澳大利亚正上演持续多个回合的“闹剧”,甚至澳总理本人都要用中文疾呼“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

  而美国的部分政客也在大洋彼岸推波助澜。曾见过蔡英文、和多名“港独”分子的美国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是国会与行政当局对华委员会(CECC)共同主席。《华盛顿邮报》12月10日刊文援引卢比奥的观点称,澳大利亚、新西兰,甚至加拿大等国家最近都震惊的发现多起“中国政府在背后出资”企图以金钱贿赂并影响该国政治、大学校园、智库研究和公司企业的案例。

  报道引述卢比奥的讲话说:“我们对于俄罗斯干预美国选举有许多讨论,但中国影响我们的公共政策和基本自由的努力的规模超过一般人所想象。他们竭尽全力,不只是改善自己的形象,并专门针对美国国内的民众。”

  随后,CECC于12月13日召开听证会,讨论中国政府如何“渗透其他国家,施加影响力”。这次会议是2016年以来美国国会针对中国政府“海外渗透”举行的第二场听证会,CECC邀请学者及人权机构代表出席“作证”,讨论中国政府长期以来利用技术优势和市场诱惑,在海外发挥政治影响力。

  卢比奥在会上说:“中国的领导层在海外渗透方面有长期计划,为此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应该引起足够重视”。

  他强调,中国以“长臂”试图在国际上塑造中国希望的形象,而这当中资讯和科技是背后的关键。“中国长臂”的一个重要元素集中在对于信息技术和因特网治理,中国强调“互联网主权”,他们不仅制定国内法,还利用国际会议实施对网络与社交媒体的影响。

  卢比奥还提及澳大利亚议员邓森(Sam Dastyari)被指控“效力中国情报机构”而被迫辞职一事,提示中国试图“购买政治影响”,现已“严重威胁到了美国及其志同道合的盟友的利益”。

  另一名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将中国试图“干预”澳大利亚的政治、商业和学术的危机视为“民族危机”。他表示,“美国的长期盟友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都受到了由中国资助的活动的影响,其政客、商业和学术机构纷纷陷入丑闻,澳大利亚尤甚,因此,所有志同道合的盟友都应伸出援手,共同抵御澳大利亚政治和学术机构的腐化堕落。”

  平日似乎与世无争的岛国新西兰也被卷入进来,12月12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了新西兰安全部门就中国威胁发出警告,称“一连串间谍事件突显北京方面试图影响该国日益壮大的华人社区”,随着这两个国家的中国出生人口大幅增长,据称与中国有关系的人士在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从事政治活动的情况激增。

  参与作证的所谓中国问题专家、胡佛研究所的谭安(Glenn Tiffert)表示,中国计划在全球以“中国模式”来取代几十年来由美国所象征的自由秩序。而控制公共舆论则是这计划的核心成分,谭安说,中共的“舆论战场”不分国界。

  谭安说,中国政府投入大量资金,通过市场诱饵、孔子学院等形式,推广有利于中国政府的观点,在大学校园等地方压制对某些话题的讨论。“他们的行动不会出了国境就罢手。中国向积极塑造国外有关它的论述,并在不同程度上进行调整,应对挑战。”

  卢比奥同日(13日)还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发文,大谈为了对抗中国“长臂”,美国当下就应“强化和印太地区的盟友关系,尤其是和日本、印度、以及澳大利亚等民主自由国家之间在政治、军事、外交领域的多项合作”,以“确保印太地区的未来朝自由开放前进”。

  卢比奥还在文章中说,将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纳入美国拓展多边合作的计划需要时间和耐心,美国现在必须增加与印太地区的“民主伙伴”的沟通,强调一道合作能够在多大程度实现共同利益。

  在12月14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中方已就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有关中方影响澳国内政治表态召见了澳驻华大使,能否透露中方对澳大利亚大使说了什么?

  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外交部有关负责人同澳大利亚驻华大使进行了重要的谈话。澳方对中方在两国关系相关问题上的立场应该非常清楚。

  当地时间5日,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声称,出于对中国影响力日益增加的担忧,澳大利亚将禁止外国政治献金,并向议会提交了所谓新政治干涉法案,作为“防止外国政治干预”的一个举措。

  第二天,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便发表谈话,向某些澳媒和政府高官发出严正警告。这些报道捕风捉影,充满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是典型的歇斯底里和偏执症。

  8日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再度强调,对特恩布尔采信当地媒体有关中方干预政治的有关言论感到震惊,并指相关报道是无中生有、对中方充满偏见,毒化了中澳关系气氛,损害了两国互信与合作的基础。“我们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已向澳方提出严正交涉。”

  耿爽称,中方强烈敦促澳方有关人士摒弃冷战思维和对华偏见,立即停止发表损害中澳政治互信与互利合作的错误言论,并采取有效措施消除负面影响,以免对中澳关系发展造成干扰和冲击。

  但特恩布尔没有终止相关言论。他在9日用普通话发表“澳大利亚人站起来了”的言论称,面对“中国的政治干预”,澳大利亚人应维护自己的主权和尊严。但随后又在11日的一档问答节目中否认自己有“”情绪。

  11日,《人民日报》发表署名“钟声”的评论文章,指出“澳大利亚媒体和政客的对华焦虑症,暴露的是其发展对外关系时的投机心态”。同时,“一些澳大利亚媒体和政客最近的对华态度,不利于两国关系发展,也不利于澳大利亚自身的发展”。

  《人民日报》“奉劝澳大利亚政府和媒体,在处理对华关系问题时要秉持从事实出发的原则,摒弃政治偏见和偏执,以对话交流妥善处理分歧和敏感问题。这才是符合澳大利亚本国利益与亚太地区整体利益的唯一正确选择。”